· 省土地流转站召开“加强作风建设 做懂农业爱农村爱农民的优秀干部” 查摆问题剖析根源专题会 · 山西省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工作站工会荣获“山西省农林水系统模范职工小家”荣誉称号 · 我站荣获2016年度“山西省农林水气系统工人先锋号”荣誉称号。  
《民法总则》:关于诉讼时效的六大变化要点
来源:   日期:2018-03-28
    诉讼时效是商事诉讼中的生命线之一。《民法总则》将普通诉讼时效从二年延长至三年,这是大家都颇为瞩目的一个变化。除此之外,《民法总则》关于诉讼时效的变化中,还有以下方面值得商事律师关注。

起算点的确定还要考虑是否知晓义务人

    《民法通则》第一百三十七条规定的起算点是“从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权利被侵害时”,《民法总则》第188条则规定起算点是“自权利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权利被侵害且义务人之日”。

点评

只有知道了权利主张的对象,才可能去主张权利,计算行使权利的期限才合理。这一因素的增加,当然也会让诉讼案件中对诉讼时效起算点的确定一定程度复杂化。

法院不得主动适用诉讼时效的规定

    《民法总则》第一百九十三条规定“人民法院不得主动适用诉讼时效的规定。”这是《民法总则》新增的条款。根据这一规定,如果义务人未提出诉讼时效抗辩,法院不应主动释明。

点评

《民法总则》实施之前的司法实践中,法院也是以不主动适用诉讼时效规定为原则,《民法总则》对此原则进行明确规定,是否意味着法院在今后的实体审理中会更为重视诉讼时效抗辩?我们拭目以待。

增加了一类诉讼时效中断事由

    就诉讼时效中断事由,《民法总则》第一百九十五条增加了“(四)与提起诉讼或者申请仲裁具有同等效力的其他情形。”

点评

此条规定的“其他情形”,我理解不妨宽泛一些,可以包括申请支付令、申请诉前财产保全、申请破产、申报债权、在诉讼或仲裁中主张抵销等。这类事由的增加,也体现了《民法总则》对近年来民事诉讼程序规定变化的适应。

诉讼时效期间中断后重新起算点的改变

    就诉讼时效期间中断后重新起算点,《民法总则》第一百九十五条将《民法通则》第一百四十条规定的“从中断时起”,修改为“从中断、有关程序终结时起”。

点评

这是考虑到有关中断事由的延续性,使得此处的法律规定更为符合司法实践中的实际操作情形。

明确了不适用诉讼时效的请求权

    相较于《民法通则》,《民法总则》第一百九十六条是新增加的条款,对不适用诉讼时效的请求权进行了列明:“下列请求权不适用诉讼时效的规定:

请求停止侵害、排除妨碍、消除危险;

不动产物权和登记的动产物权的权利人请求返还财产;

请求支付抚养费、赡养费或者扶养费;

依法不适用诉讼时效的其他请求权。”

点评

对于商事律师,要注意到请求撤销合同权、请求确认合同无效权也不适用诉讼时效的规定。

明确诉讼时效法定

    《民法总则》第一百九十七条明确规定:“诉讼时效的期间、计算方法以及中止、中断的事由由法律规定,当事人约定无效。当事人对诉讼时效利益的预先放弃无效。”

点评

所以当事人不要为了“一劳永逸”而在交易过程中“难为”非诉律师了,就算事先对诉讼时效问题进行了特殊约定或者豁免,也是无效的。

原创 2017-09-08 彭亚 金杜研究院


相关新闻